您现在的位置: 北湖实验学校网站 >> 首页

古巷

作者:    文章来源: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07-04 14:47
字号 :T|T

条小巷如同沉睡的夏天,青色的石板,白色的飞鸟,尽头开了又合的门,时光停步,我听到齿轮咔嚓,咔嚓,咔嚓。

——题记

古巷·宁静安详

初遇古巷,似乎是在几年前,而具体时间已不记得。只是依稀记得古巷的宁静与安详。

青色的石板构成了古巷最大的特点,在冗长的古巷中,天与地之间仿佛只一线之遥。缝与缝之间长着些许青苔,似乎是大自然的青纱。在走在石板上,鞋与石板碰撞,就发出了丁当丁当有节奏的声音。有挑水的乡亲路过,在匆忙的脚步里回头望一望我,然后憨厚的笑笑。没有热情的问好,只是一个纯朴的微笑,在这个微笑里,我懂了人与人之间的美好。于是,蓦地,我眼泪就下来了。

因为,感动。

在这个纯朴的地方,一抹微笑足以点亮心与心之间的灯火;一抹微笑足以拉近心与心之间的距离。

再往下走,你就会发现,几乎每家的门前都有一个或两个石凳,方方正正的,冰凉的,便却令这古巷更有一番风味。于是,我静静地坐在石凳上,看看老奶奶坐在门前缝着绣花鞋,她的鬓已斑白,额上的皱纹已被岁月勾勒出痕迹,可是她的眼神是那样执着,面容是那样安详.她熟练的缝着绣花鞋,偶尔向远处条眺望,是,在等待远方的人儿归来么?

我突然就为那远方的人儿感到幸福,无论他在天涯海角,至少身后永远有母亲挚热的眼神和等待他归来的家。

是谁说过,等待也是一种幸福。

不远处,我听到天真的小孩子唱着歌谣:

     记得当时年纪小

     你爱谈天我爱笑

    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

     风在树梢鸟在叫

     不知怎么睡着了

     梦里花落知多少

古巷·已是物是人非

一直都认为“物是人非”这个词是最恶毒的。

几年后,当我再次重访古巷,除了“物是人非”这个词来形容,我真的找不到另外的词来描绘。那个曾经令我感动的古巷呀,已不知哪里去了。

我找不到青色的石板,找不到憨厚的微笑,找不到奶奶缝绣花鞋的安详,更找不到天真孩童的身影。我想看一看石板有没有青苔,我想看一看老奶奶还在不在等待,我想看一看那暖人心窝的微笑,更想听听那孩童甜美的声音……..

可是,这一切离我好远了。时间可以改变一切,当我还以为我们站在时间的原处,什么都没有改变时,其实,我们已被时间的洪流无声的卷走。

我幻想我闭上眼再睁开眼时,一切又是原样。可是,当我再一次的睁开眼时,我看到的仍然是一幢幢高高的房子,古巷已被水泥路代替。我没有看到石板的微,却看到了水泥路对我的耀武扬威。

我想离开这里,对!立刻!

在坐10路家回家的时候,我看着窗外苍穹的天空,我心里突然就空荡荡的难过。我不知道那些石板在被掀开时会不会支离破碎,就如同我不知道那个宁静安详的小巷会是这样的结局。我不知道那些石板会不会喊痛。就如同我在看到小巷已是物是人非时,心里的痛翻江倒海。我更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,这古巷是一种古老的民族文化,是历史风雨的见证,怎能损坏?

在看到太多繁华之后,最后的一处纯朴也消逝不见了。

那些美丽的童谣呀,还会不会在小巷的尽头响起,只是我记得,不会唱。

记得当时年纪小

你爱谈天我爱笑

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

风在树梢鸟在叫

不知怎么睡着了

梦里花落知多少

  • 上一篇:照自己
  • 下一篇:
  • 频道推荐